來源:齊魯網作者:我來說說複製鏈接2014-09-05 13:59:09 [提要]9月份,各大高校陸續開學,但在山東濰坊有一名高考考了606分的準大學生卻永遠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她就是僅有19歲的吳金紅。一次意外的車禍讓她離開了人世,而她的生命卻在4個人的身上延續著。

  吳金紅的媽媽悲痛的回憶孩子生前的心愿(視頻截圖)

  吳金紅的同學們在為她祈福(視頻截圖)

  吳金紅的日記本(視頻截圖)
  齊魯網9月5日訊 進入9月份,各大高校陸續開學,迎來大一新生,但是在山東濰坊,有一名高考考了606分的準大學生卻永遠失去了走進象牙塔的機會。她就是吳金紅,今年只有19歲。一次意外的車禍讓她過早的離開了人世,而她的生命卻在4個人的身上延續著。
  這個女孩生前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故事,讓她年紀輕輕的就在生前做出了器官捐獻的決定呢?
  8月26日上午,濰坊昌樂二中校園裡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告別會,這一天,距離吳金紅離世已經17天了,即將踏上各自大學之路的同學們,依然難以放下對她的懷念。
  他們含著淚水和班主任李兆健一起,默默地為永別的昔日同學祈福,向她告別。
  作為班主任,李兆健老師說:“非常不願意提這件事,就感覺在腦海裡,孩子就還在我邊上一樣,在教師外邊說說笑笑那樣。我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吳金紅的媽媽告訴記者,說吳金紅曾經和自己聊天時說過,假如自己有一天去世了,就把遺體捐獻出去。
  原本以為女兒的一句玩笑話,沒想到卻成了遺願。母親田敬芬每次回憶起來,都覺得小金紅的生命不該如此短暫。她才19歲,剛拿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剛買了她的第一條裙子。
  8月7日,吳金紅終於等來了期盼已久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山東財經大學國際經貿學院,為了第一時間見到錄取通知書,吳金紅一家回到昌樂的紅河老家,拿到通知書後,金紅父親為了趕回去上夜班,他們接著又踏上了返回濰坊城區的路。下午兩點半,意外突然發生了,這輛三輪車撞到公路上的一個水泥墩,沒來得及作出反應的吳金紅,被猛地甩了出去 ,頭部重重地撞擊在地上。
  事故發生後 吳金紅傷情最重被宣佈腦死亡
  昌樂人民醫院ICU主治醫生稱:“通過急診快速轉移到重症醫學科,進行後續的心肺腦複蘇,到了危重醫學科以後,我們馬上連接呼吸機,用呼吸機輔助呼吸,再用相應的藥物。經過搶救,小女孩的生命體徵慢慢轉向平穩,但是一直沒有足夠的呼吸。”
  8月9日上午,吳金紅被醫生宣佈腦死亡,不論採取任何方法都無力回天 。面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現實,吳光亮和妻子田敬芬哭得幾近昏倒,金紅的父母和她的大伯、姑姑商量,孩子不能就這樣離開了。他們要替金紅完成她生前的心愿。
  媽媽記起女兒生前心愿 決定捐獻遺體
  這時,金紅的媽媽想起,不久前女兒曾說過的那句玩笑話“假如有一天 ,我不在的時候,就把遺體捐獻出去。”
  與爸爸商量之後,田敬芬決定,幫女兒完成她的願望。作為母親,田敬芬不忍心看到女兒死後,身體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但這畢竟是女兒的心愿,而且這樣一來,田敬芬覺得女兒並沒有死,女兒的器官得到重生 ,就猶如女兒還活著一樣。
  8月9日下午,吳金紅的父母主動找到了醫生,表示希望捐獻女兒的遺體 。
  這是昌樂縣第一例器官捐獻者,做出這個決定其實是個困難的過程。
  吳金紅家庭命途多舛 同學稱其一直樂觀積極
  吳金紅的高考成績是606分,被山東財經大學錄取,但是她最初的高考志願是當一名醫生,治病救人。
  吳金紅自小生活在一個命運多舛的家庭,7歲那年因身患疾病,幼小的吳金紅就做了一次腦部手術,父親患有糖尿病,母親因胃病常年吃藥, 姥姥、爺爺奶奶也相繼因癌症去世,但是這些磨難沒有壓垮這個生性樂觀的姑娘,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容,是同學們永遠的記憶。
  同學說,吳金紅是班裡學習小組副組長,對於同學的詢問她總是很耐心 ,幫助別人也鼓勵自己,面對困難挑戰不要氣餒。
  歷時40分鐘簽完《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 共捐獻4個器官
  8月11日中午12點22分,山東省紅十字會和濰坊市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 ,安撫完金紅的父母,交給他們一份《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12 點39分,看了足足十幾分鐘後,在家人的安慰下,媽媽一筆一划地書寫著女兒的名字,證件號碼,一邊寫,一邊哭,甚至悲慟的幾度昏厥,但是為了完成女兒的心愿,她還是堅持下來,強忍悲痛在13點19分完成了簽字。這40分鐘的簽字過程,漫長而痛苦。
  13點29分,小金紅的家屬對她做了最後的探望;13點54分,醫護人員將除了呼吸機以外的醫療設備全部摘除;13點57分,小金紅被推出重症監護病房;14點02分,小金紅被推進手術室,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手術,15 點22分手術結束。已經離世的吳金紅的心臟、肝臟和兩個腎臟被取出。當天,這4個器官分別被植入4位患者體內,有4個人將因為她的這種無私奉獻使得生命得到重生。
  準校友稱願幫助吳金紅家庭 山東財經大學老師看望吳金紅父母
  記者在吳金紅的老家房子里,幾乎看不到一件像樣的傢具,屋子的牆壁和庭院也是破敗不堪,在這個已有24年曆史的老房子里,唯有一面曾貼滿吳金紅各種獎狀的牆壁,能引起人們的註意。在整理吳金紅的遺物時,吳金紅的姑姑在在她的日記本里看到這樣一段話“請相信,縱使你不 是最耀人奪目的那個太陽,也會是千瓦度的燈泡,照亮一片區域。”
  與此同時,山東財經大學的諸多校友也在網上為學妹點贊。很多校友在得知吳金紅的家庭情況後,紛紛表示願意提供一定的幫助。8月25日,山東財經大學有關部門和國際經貿學院的負責人帶著慰問金到吳金紅老家,看望了她的父母等親人。並以贈送校友紀念衫等方式帶去了全校師生,對這個從未謀面的學生的懷念和敬意。山東財經大學校友總會還追授吳金紅為“山東財經大學榮譽校友”。
  來源:齊魯網作者:我來說說複製鏈接2014-09-05 13:59:09 [提要]9月份,各大高校陸續開學,但在山東濰坊有一名高考考了606分的準大學生卻永遠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她就是僅有19歲的吳金紅。一次意外的車禍讓她離開了人世,而她的生命卻在4個人的身上延續著。
  我國器官供需比是1:30 發達國家供需比為1:3
  據瞭解,目前我國器官供需比是1:30,這就意味著,每30個需要器官移植來救命的患者中,僅有一位能夠得到器官進行移植手術。而在發達國家,這個數字是1:3,在這個數字的背後,有著中國百姓對器官捐獻怎樣的看法呢?
  今年清明節前夕,67歲的天津市民王松(化名)與老伴兒一起完成了一樁心愿,在天津市紅十字會舉辦的宣傳器官捐獻活動的現場,在徵得子女的同意後,老兩口填寫了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所有的器官都捐了,包括眼角膜,有用的地方用,剩下的東西就送給醫院研究了”。老伴也支持他的做法,並且自己也選擇捐獻。
  像老兩口這樣的志願者還很多,以天津市為例,2013年在天津市紅十字會報名登記的器官捐獻志願者達到了466名,是過去十幾年裡累計總數的2倍多,器官捐獻的觀念開始被人們接受,不再成為避諱的話題。
  2010年起,我國開始在上海天津北京廣東等10省市試點人體器官捐獻體系,根據中國紅十字會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3月16日,全國已登記器官捐獻志願者19435人,已見證成功捐獻1596例,已輓救器官衰竭患者4336名。
  嚴重的供需矛盾 短期內仍舊難以緩解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儘管接受者逐漸增加,但是,這些登記入庫的志願者,對於幾十萬等待移植的患者來說,還是杯水車薪。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對潛在捐獻者的動員,才是當前解決器官移植供需矛盾的主要途徑。所謂潛在捐獻者,就是那些由於意外事故、疾病而在醫院被宣告醫學死亡,同時又符合器官捐獻條件的患者,由指定的協調員動員他們的家屬,在其身故後實施捐獻,是目前我國的普遍做法。
  數據顯示,2013年,天津市共有14家醫療機構報告信息68例,其中58例符合捐獻條件,但遺憾的是,由於家屬的不理解,經動員協調成功捐獻的只有18例,主動聯繫的有3例。
  為瞭然這一工作順利開展,2013年試點城市天津出台了《天津市人體器官捐獻條例》,規定了推進人體器官捐獻工作的司法公正服務、檔案管理、交通事故優化處理、潛在捐獻者信息報告、喪葬費用減免等5項政策制度,成為我國首個單獨規範人體器官捐獻的地方法規。但是嚴重的供需矛盾,短期內仍舊難以緩解。
  與器官嚴重短缺同時並存的,是意外事故死亡造成的器官資源大量浪費,據統計,我國每年有6萬至9萬人死於交通事故,如果其中有10%的自願捐獻者,我國嚴峻的器官需求就能得到一定的緩解。
  在美國,申領駕照時進行器官捐獻意願登記的方法已經被制度化,登記者意外死亡後不需徵得家屬同意,醫院即可按照其捐獻意願摘取器官,而在我國,這一方案被提及時引來反對聲一片,除了不被家屬接受外,在交通事故處理中缺乏實施的具體細則,也是阻礙這一工作開展的主要原因。
  有這樣一組數據是這樣說的,中國每200萬人中,只有1個願意捐獻器官,而在發達國家,這個數字達到近100。“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死後也要保有尊嚴”,對於那些傳統發的國人來講,根深蒂固的觀念,並非一朝一夕間就能夠改變的,但是令人欣慰的是,這難以撼動的冰山一角,已經開始慢慢融化,相信隨著相關法規的不斷完善,宣傳力度的繼續加強,會有越來越多的生命,以這樣的方式進行延續。(視頻來源:山東廣播電視臺衛視頻道《調查》原標題:
創作者介紹

明式傢俱

ej13ejwf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